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人在深圳 第三十二章

时间:2018-01-13
黄依玲说到这里,就不肯再继续讲述她们的故事了。
  俩人侧身躺着,我从后面搂着她,坚硬的肉棒尚插入在她体内,在讲述故事的过程当中,她的底部又是潮水氾滥成灾,我轻轻抽动起来,并问她:「那后来呢?」
  黄依玲冷不防掐了我一下,疼得我「呀」了一声,她嗔道:「后来?后来你自己想想就知道啦。还问。」
  我揉揉被她掐痛的地方,又捏捏她的乳房,故意想像着说:「照我想啊,你们当时肯定特别激动,乾柴烈火,燃烧起来不得了。」
  黄依玲口里「嗯」的一声,我把脸埋在她的秀髮中,舌尖舔着她的玉颈,慢慢舔弄她的耳后,继续说:「姐夫一定是迫不及待地把你剥光,把他的肉棒探入你的深渊,我想,那个晚上肯定是不用睡觉了。」
  黄依玲抬手拍打我压在她身上的大腿,骂道:「你这个混蛋,好像你看见了似的。」
  我「嘿嘿」笑道:「想想不就知道了。姐姐,你说我比起姐夫来,你觉得谁更好?」
  黄依玲又抬手打我,笑骂道:「你神经啊,不跟你说了。」
  我不依不饶,搂紧她的身子,问:「你说不说?」黄依玲闭口不答。
  我稍微把臀部退后,肉棒在她体内抽出了一些,黄依玲立刻觉察了,急道:「你想干什么?」
  我再次问道:「你说不说?」
  黄依玲头一别,道:「不说!」一听这话,我一把搂紧她的身子,猛的一下顶到了她的最深处,黄依玲「呀」地叫出声。
  冲锋既然开始,战斗就只能继续了,再说听了她讲述的故事,肉棒也涨得太久,难受得很,正想大发神威呢。于是一下猛过一下,马力十足,小腹撞在她的丰臀上,发出了阵阵「啪啪啪」的声音。
  黄依玲被我撞击得一颤一颤的,声音也有些发抖:「不…轻点……喔……」
  我边动作边问她:「说不说?不说我操死你。」
  「喔,不……慢点……啊……美死我了……好……都好……」黄依玲在我的冲撞下神志恍惚起来,娇唤连连,语无伦次。
  她说了「都好」,我放慢节奏,问她:「我和姐夫都好吗?」
  黄依玲喘息道:「都……都好……」
  我依然不放过她,又问:「那我和姐夫一块操你,好不好?」
  黄依玲喘息着,双目微闭,抿着嘴不说话,看她这模样,我往她身上一压,她从侧卧立刻变成趴式,我紧贴在她身上,坚硬的肉棒依然插在她体内。
  我又故意猛顶了几十下,连声追问:「听到没有?」
  黄依玲似乎受不了了,娇喘连连,终于坚持不住了,喘息叫道:「你……你们……一起……啊……」
  随着她「啊」的叫声,她的身体猛得一颤,绷得直直的,阴道深处一阵阵收缩,紧紧地包裹着我的肉棒,令我腰眼一阵酥麻,精液有如水库开闸,全部沖了她的身体内部。
  我喘着粗气倒在她身上,她似乎虚脱了一般,趴着一动不动,过了一会,她才歎道:「下来,早晚死在你手上。」
  我拨出逐渐疲软的肉棒,沾满了淫液的肉棒闪闪发亮,我手握肉棒,在她雪白的丰臀上拍打两下,纠正她道:「不是手上,是棒下。」
  我记起她还没有交代怎么会加入换伴活动的,再次问她,她却是打死也不说了。
  随后俩人又说了一会话,不知不觉中就都睡去了。
  第二天傍晚,当我在机场接到黄静,也就第一次见到了黄静口中的「白雪姐姐」,黄依玲的闺中密友——白雪!她与黄静手牵着手走了过来。白雪真白,身姿高挑,瓜子脸,长髮扎在背后,眼大迷人,眼神中有种勾人魂魄的味道,嘴小动人,樱桃小口勾勒出完美的弧线,配着精緻的脸庞,无可挑剔的身材着白色无袖小背心,黑色的长裤,一派风韵四溢的少妇模样。
  黄静却是粉红与白相搭配的V型上衣,白色的裤子衬出结实的腿部线条,长髮在风中飘扬,远远地望见我,放下行李包,欢快地跑了过来,一到跟前,立刻扑到我怀里。
  我亲亲她的额头,笑道:「傻丫头,你连行李都不要了?」
  黄静抬起头,嘟着嘴撒娇说:「我想死你了嘛。」
  我拍拍她的肩膀,说:「好了好了,让人看见了多不好意思。」
  正说着,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:「没关係呀,你们继续,继续。」
  扭头一看,白雪提着行李包,站在身旁笑嘻嘻地看着我俩。
  黄静有些不好意思,忙站开身子,红着脸介绍道:「这是白雪姐姐,白雪姐姐,他就是萧乐。」
  白雪含笑伸出手和我握手,我礼貌地和她握手,只觉触手之出,滑腻柔软,白雪笑道:「果然一表人才,难怪咱们小静整天神魂颠倒哦。」
  黄静在旁羞道:「才没有呢。」
  我也讚道:「很高兴认识你!听小静和依玲经常提起你,今日见到了,真是有如画中人啊!」
  白雪眼神闪烁而过,问:「依铃经常和你提起我吗?」
  我未经思索,脱口道:「是啊,她经常说起你,还谈了许多你们以前在一起的趣事呢。」一说到这里,不由自主地想到她们交换男朋友的事,脸上不禁有点热。
  白雪觉察到了我一瞬间的异样,不知道为什么,她脸上也是红晕一闪,却依然笑道:「是有很多好玩的事,好了,我们走吧,你要有兴趣,我们有时间再聊吧。」眼神似乎有些意味深长的暗示。
  黄静叫道:「我有兴趣,你们都告诉我。」
  我帮忙接过行李,白雪拉着黄静的手,边走边说:「走吧,好了,以后全都告诉你。」
  黄静高兴得走路一蹦一蹦的,说:「不许有遗漏。」
  回到别墅,黄依玲见到了白雪和黄静,高兴得和她们抱成一团,白雪和黄静也是兴奋不已,拉着黄依玲的手不放,倾诉着久不见面的思念之情。
  依次在客厅沙发坐下,三人还叽叽喳喳说个没完,一时间,我几乎成了多余的人了。不过瞧着她们高兴的样子,我也受到了感染,内心深感欣慰。
  终于还是白雪眼尖,瞧见我坐一旁搭不上话,含笑道:「瞧瞧,看咱们热闹的,把萧乐给冷落了。」
  我忙笑道:「不会不会,看你们高兴的样子,我也高兴啊!」
  黄依玲也反应过来,接着白雪的话说:「看咱们乐的,对了,我赶紧做饭,别把你们都给饿坏了。」
  白雪说:「对对,我们做饭,小静和萧乐你们俩聊聊。」
  她们是不想当电灯泡,黄静听罢,脸上一红,嗔道:「白姐你又取笑我?」
  白雪笑瞇瞇的瞥我一眼,对着黄静说:「难道我说得不对?这可是人之常情哦。要不这样,你先把行李搬到楼上去,给我準备个房间,怎么样啊?」
  黄静高兴地站起来答道:「好啊,那我们把行李搬上楼去。」
  我心知,白雪此举是为了更方便我和黄静互相倾诉离别之情,朝她感激地望去,她微微一笑,别有深意朝我一眨眼,又说了:「可别太久哦,很快就有饭吃了。」
  想不到白雪居然是如此风趣之人,那种别有深意的眼神令我心神为之一蕩,但如此说法,暗示得岂不是太明显了……我不知如何回话,脸上也不好表现出什么,只能微微一笑,黄静却是羞红了脸。
  幸好黄依玲打了圆场,拉起白雪的手,笑吟吟道:「你呀,快跟我忙去,老戏弄小静,待会我可不依你了。」
  白雪笑嘻嘻跟着黄依玲走向厨房,口里还不停的说:「真是好姐妹呀!这么快就帮上了。」
  我朝黄静望去,她还依然羞涩不已,脸上红扑扑的,煞是好看!我觉得有点奇怪,黄静以前可不是这么害羞的人呀?
  我提起放在沙发边上的行李,对黄静说:「走,我们上楼去。」
  黄静点点头,拿起提包,朝楼梯走去,走了两步,突然停了下来,朝着厨房吐了吐舌头,做了个鬼脸,口里嘀咕道:「笑我?以后和你没完。」
  走在她身后,看着她调皮的动作,我不禁心里一乐,伸手拍了下她的屁股,笑道:「好啦,人家也是好意嘛。」
  黄静「嘻嘻」一笑,说:「我知道。」说完兴沖沖快步跑上楼去。
  二楼黄静的房间还是老样子,黄静跑进房,把提包往地上一丢,整个人纵身一扑,扑在宽阔的大床上,口里叫道:「好舒服啊!……」
  感染着她的快乐,看她扑在床上那玲珑有致的娇躯,我不由起了玩心,将手上的行李包往地上一丢,如猛虎下山,一把扑在黄静的身上,吓得她「啊!」地大叫,身上传来柔软的感觉,是那样的舒服,那样的熟悉!
  黄静笑声中大叫道:「大色狼,快点下来。」
  我用双手抓紧她的手臂,说:「不!」
  黄静挣扎了两下,边喘息边笑道:「你这大色狼,肯定是西门庆转世,满脑子坏水!」压迫在她身上,胯下隆起之处正好顶在她两片丰臀中间,自然地起了应该有的反应,黄静感受到了,不停地扭动臀部,逃避我的诱惑。
  我也知道此时不是做爱的时机,再说了,既然来了,今晚肯定免不了激烈的战斗,假使我不想要,黄静绝对不会放过我,现在的她就如浇上了汽油的乾柴,只要轻轻的一点火星,就能把她燃烧成灰烬。
  我朝旁一翻身,躺在了她身边,笑道:「我是西门庆,那你就是风骚淫蕩的潘金莲!」
  一听这话,黄静冷不防狠狠掐了一下我,疼得我「哇」的一声,瞧着我的可怜样,她故意板着脸骂道:「看你还敢胡说不?今晚我就是潘金莲,到时候整死你!」
  说到这,她终于忍俊不禁,「噗哧」一声笑了。然后爬起身子,跳下床去,站在床边得意洋洋地说:「欺负我就是这种下场!」
  她这一下掐得够狠,疼得我边揉边叫,瞧她那得意洋洋的样子,真恨不得给她屁股来上几巴掌,方解我被掐之痛苦。不过君子报仇,十年尚且不晚,哼!到今晚看谁整死谁。
  黄静蹲在地上,从行李包里取出衣物,说:「快过来帮帮忙。」
  我一骨碌爬起来,帮她把行李包里的东西都摆到床上,女人就是厉害,别看小小的一个行李包,吃的穿的以及化妆品,乱七八糟的一大堆,摆满了床面,回头看看那个行李包,真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呢!
  帮黄静稍微整理了一下,楼下传来白雪的叫声:「小静,萧乐,吃饭啦!」
  黄静大声答应一声,我拢拢黄静耳边的秀髮,道:「她俩动作好快呀!幸好刚才没做坏事,不然叫了没答应,上来一看,那可就难堪啦!」
  黄静斜我一眼,道:「知道就好,不然看你有何脸面见人?」
  我「嘿嘿」一笑,不好再说些什么。
  黄静又开口了:「对了,明天我们出去玩,你把摄像机带来。」
  我答道:「我放在宿舍呢。」
  黄静说:「那你吃完饭过去拿。」
  我说「好!」
  晚餐甚是丰富,黄依玲和白雪真是巧手,这么短的时间,就弄出一大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,让人垂况且肚子也在咕咕叫了。
  黄依玲热情招呼大家坐下,白雪含笑道:「是不是还缺少点什么?」
  黄静不解,抬头四顾,我笑道:「来点红酒,如何?」
  黄依玲起身道:「对对,那就来点红酒。雪儿,你喝不?」
  白雪盈盈笑道:「好呀。不过听小静讲,萧乐喝白酒挺厉害的,喝红酒,只怕不够味道吧?」
  我笑道:「不敢不敢,勉强能喝一点而已。今天大家这么高兴,还是喝红酒好!」
  黄依玲打开了酒柜,回头问:「你们到底决定了没有啊?红酒还是白酒?」
  我说:「红酒好!」
  黄依玲道:「那就红酒了。」说着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。
  白雪狡诘与我对望一眼,笑嘻嘻道:「就红酒了。不然,要有谁万一酒后乱性,那有谁就要遭殃了。」
  黄静脸上立刻红云一片,反讥道:「白姐说得对,不能酒后乱性,不然就不止谁和谁都要遭殃了!」
  黄依玲似乎被她们的话触及了羞处,脸上浮起淡红,赶紧打起圆场说:「好了,看看你们俩,越说越不像话。吃饭了吃饭了,待会凉了就不好吃了。小静,你来倒酒。」
  黄静应了声「是」,起身接住酒瓶斟酒。
  席间相谈甚欢,三个美女有说有笑,互相打打闹闹,状态极为亲密,宛如亲生姐妹一般。我坐在白雪对面,在她们嬉闹之间,我和她,不经意间两人的双脚总会有轻轻的碰撞,我悄悄望向白雪,她若无其事地与黄依玲姐妹俩说说笑笑。
  突然间我起了一个奇怪的念头,我悄悄把脚伸向左右两边,一只脚触着黄依玲的脚,一只脚触着黄静的脚,装作不经意地看看她们的表情,不料姐妹俩也是若无其事的边吃边谈,让我不由心里暗歎:「女人啊,真的难以明白!」
  一瓶红酒很快见底,三女脸上都是红扑扑的,好看极了!
  白雪看着我突然发问:「萧乐,你是搞市场的,有些问题能否请教请教?」
  我点点头,说:「不敢不敢,你说吧,咱们讨论。」
  白雪于是继续说:「红太阳现在有点问题。你知道,电脑市场的竞争十分激烈,三个月来的报表显示业务收入在下降,但最令成业心烦地是,在目前这种状况下,他找不到突破的方向。」
  黄静在旁插话道:「姐夫的公司,名字就叫红太阳科技有限公司。」
  黄依玲一听此言,脸色不由凝重,静静地看着我,希翼我有什么好主意。对于搞市场的我来说,听完白雪所说的情况,立刻猜想到了问题所在,于是微微笑道:「不如这样吧,吃完饭我们再到客厅里作个分析,行不?」
  白雪立刻起身,说:「好。我吃完了,你们慢用。」
  黄静和黄依玲也异口同声道:「我也吃完了。」
  看她们行动一致,胸有成竹的我本想再喝两杯,此刻也只能附和她们:「那好,我们到客厅说去。」
  其实红太阳的问题说难不难,说不难却不容易。在客厅坐定,白雪已是有些迫不及待,我问她:「市场竞争有四步历程,第一步——早期巨大的市场空间;第二步——众多企业杀入;第三步——市场竞争产生;第四步——竞争白热化。你觉得红太阳正处在哪一步的市场竞争中?」
  白雪脑瓜转得很快,答道:「第二步,众多企业杀入。」
  我点点头,说道:「对。同时,市场竞争也有四个领域,一、产品质量的竞争——质量为本;二、售后服务的竞争——实行三包;三、知名程度的竞争——品牌战略;四、价格领域的竞争——价格战。红太阳介入哪个领域了?」
  白雪和黄静同时答道:「产品质量。」
  我说:「成业也许有些优柔寡断了,依我看,他是考虑到了问题所在,但在决断时,难以断定孰轻孰重而已。」
  黄静兴奋地说:「是啊,姐夫那么能干,肯定想到了。」
  说到郑成业,黄静表现得兴奋异常,让我心中闪过一丝不快!
  黄依玲一脸柔情,白雪也用讚赏的眼神看着我,我接着说:「目前还有许多手段可以用,依我的看法,红太阳最缺的,就是品牌战略。从大的行业发展前景来看,靠销售电脑,过不了多久,生存肯定成问题……」
  白雪不解地看着我,黄静出声问:「哪是怎么回事?」
  我顿了顿,说:「不知道你们留意过没有?整个行业的发展前景应该是朝着电子应用前进,比如电子政务、电子商务、电子公务,这些应用,最需要的就是网络组建,我们假设一下,你我她四人是企业领导,政府首长,组建一个电子网络,我们会着重从哪些方面考虑?」
  白雪答道:「大型的电脑公司。」
  黄静说:「还必须具备技术实力。」
  我再问:「还有呢?」
  三人想了想,白雪说:「还必须有关係。」
  我拍手称好,说:「就三方面,第一、打响红太阳电脑公司的牌子;第二、做好网络建设的人才储备;第三、必须抢在所有竞争对手前面,打点好各方面的关係。这三点,成业不会想不到的!」
  白雪用钦佩的眼光看我,讚道:「他曾经有提过,但没你说得如此清晰。」
  随后,我们四人又作了一些分析,把此事总结完毕。白雪开朗的本性又显露出来,笑盈盈道:「萧乐,你让我刮目相看啊!难怪小静癡迷地不得了,整天老念叨着你。」
  黄静故意别过脸去,回击道:「那让给你了,免得你以后犯相思病。」
  白雪狡诘笑道:「你以为我不想吗?」
  黄依玲赶紧打圆场:「好了,你们俩是怎么啦?整天说话老疯疯癫癫的。」
  因惦记要回宿舍给黄静取摄像机,我起身道:「小静準备明天出去玩,我回宿舍取个摄像机。你们玩吧,我回趟宿舍。」
  白雪又开起了玩笑:「快点哦,别让小静等急了!」